有时,导演记录一个名叫马加拉的刚果(金)青年——马加拉是如何用最原始的工具砍伐树木,每日辛苦劳作十几个小时后,才能有一个片瓦遮头的住所。马加拉舍不得吃一只烤老鼠,那是留给孩子们的大餐。

放大镜般的镜头会告诉你马加拉的一切,这个勤劳的青年如何在贫困中绝望,又在绝望中展现着人性的光芒。

为什么他生活的土地没有一条水泥路、为什么他的孩子读不起书、为什么刚果(金),这个位于非洲中部、疆域辽阔、资源丰饶(遍地钻石黄金、到处是重要矿山)的国家,会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

非洲的青山、黄金、马加拉劳动创造出的果实,去哪儿了?是什么造成了他的绝望?

有时,来自BBC、NHK的导演们也会试图回答一下这个问题。他们给出的答案通常有两种:

一是非洲的贪腐和战乱造成了人民的贫穷。二是非洲人的短视、无知造成了这一切。

比如他们会拍摄刚果(金)的“萨普人”。在非洲,萨普(sapeur)是一种称谓,意为“优雅绅士协会”。在欧洲,萨普是一个笑话。

萨普中的大多数是生活在刚果(金)首都金沙萨的出租车司机、工厂工人。他们会花费毕生积蓄买几套阿玛尼或者纪梵希。有人采访他们,他们就认真的与来自奢侈品母国的记者谈论自己对品牌的鉴赏能力。

破败的街道、衣不蔽体的孩童,成为身着名牌的萨普们的背景,塑造出一副魔幻非洲景象。

但答案仅仅停留在这里,就不再深入了。这就是这种老套却经典的叙事方式让人厌倦的原因——它同情个体的命运、尖锐的揭露腐败、对无知和短视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但它从来不会告诉你——是什么造成了这片土地上连绵不绝的战乱、是谁喂大了腐败者贪婪的胃口、又是什么造成了人民的短视?

而这种反感——在这两年部分西方媒体高强度输出所谓中国在非洲搞“新殖民主义”这套说法时,达到了高峰。

很难说刚果(金)是大国还是小国。从国土面积看,它排非洲第二,全球第十一,是法国的4倍、比利时的78倍。从地理位置看,它扼守非洲赤道心脏:南接安哥拉、东南连赞比亚、西接刚果(布)、北邻中非共和国。还与乌干达、卢旺达、坦桑尼亚相接。

(查阅资料时,我震惊于这个国家资源的丰富,在文明前行的每个阶段,它都能为人类的科技发展提供重要资源。)在它的首都——金沙萨——汇聚着全世界的淘金客。过去,他们为黄金、象牙、钻石和橡胶而来。今天,他们为刚果(金)的稀有金属和矿产而来。非洲炙热的阳光在淘金客的腕表上熠熠发光时,世界最深的河流——刚果河——泥沙奔涌而过。

但刚果(金)又是一个小国。你不知道它说什么语言、出过什么名人。如果有人要去刚果,你只会告诉他,记得打疫苗。而这一切,都因为它不过是一个人均GDP不超过六百美元的超级穷国。

是时候回答开头那个问题了:谁造成了刚果(金)的割裂?谁让它的富有造成了人民的贫穷?

殖民时期,是非洲养活了半个欧洲。在英殖民地、法殖民地、意殖民地、德殖民地、西殖民地、葡殖民地、比殖民地上,不同非洲部落之间的矛盾被有意挑拨。

刚果土地上的一切被随意掠夺和贩卖。这一切包括——黄金、钻石、象牙、男人、女人,和孩子。

19世纪,人类文明进入汽车时代。但在邓禄普轮胎的凹痕里、在布鲁塞尔建筑物的地底,是非洲的斑斑血迹。

橡胶成为当时全球重要战略资源。气候优越的刚果也因此成为了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二世的私人领地。在大肆开采橡胶的同时,他屠杀了1000万当地人。

20世纪10年代,来自刚果金的铜、锡、锌、银、镍,再次大大加快了西方国家的工业化进程。

世界大战期间,爱因斯坦写信给罗斯福,提醒他“最好的铀资源在刚果”。此后,刚果人在充满辐射的露天矿井中日以继夜,每月向美国运送数百吨铀矿石。

美国投向广岛和长崎的两颗中几乎全部的铀,都来自刚果的新科洛布韦矿场。

1950年起,世界走向美苏两极。对饱受蹂躏的刚果来说,一切似乎终于向着好的方向发展。这么说的原因是,冷战时期,美苏之间的竞争不仅在坦克和潜艇,更是两个超级大国的意识形态之争。想做人类灯塔,比的是谁高擎的理想主义火把能更带领全世界找到光明。

另一方面,当时的大国都积极对外输出意识形态——第三世界人民站起来了。非洲人民开始阅读马列主义,民族解放运动风起云涌。

1960年,刚果民主共和国成立,简称刚果(金)。卢蒙巴为刚果(金)首任总理。

但漫长的被殖民历史中,刚果人成长的路径被彻底锁死。此时整个国家读过大学的只有约30人。读过小学就是高学历。

这次,它被发现的不是黄金和钻石,而是做芯片需要的钽和钨、发展新能源、航空航天、3C电子所需要的钴。

很快,有人向他举起了名为自由和自由贸易的双面魔镜——有利的一面则永远向着自己。

卢蒙巴牺牲时,年仅36岁。新上台的蒙博托则被认为是美国的牵线木偶,其主要作用是防止资源大国刚果(金)倒向苏联。

美国人说,“蒙博托想要什么就给他什么。”蒙博托住进了大理石筑起的豪华行宫,和纽约的钻石大亨们谈笑风生。而刚果(金)那座全球最大的钴矿矿山——腾科-丰谷鲁美矿——则成为了美国口袋中的另一颗钻石。

在美国作家Adam Hochschild的记录下:蒙博托掌权期间,这个国家的大多数公共服务瘫痪。士兵靠设路障收取过路费。将军们变卖喷气式战斗机牟利。在东京房地产大涨时,刚果驻日本大使干脆卖掉大使馆套现。

这就是刚果(金)苦难的过往。无论人类科技向哪个方向发展,它都像机器猫的口袋总能献出最重要的资源。也无论世界潮流如何变化,不过是不同的利益集团以不同的名义在这片丰饶的土地上播撒下贫穷的种子。

今年5月26日,中刚两国元首宣布,两国合作共赢的战略伙伴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和之前西方国家进入非洲不同,中国大力帮助刚果(金)的教育、卫生、基础设施建设、农业等多个领域的发展。只有这样,才能让刚果(金)不再“守着金山要饭”。

前者是实现工业化——我们就帮助他修路、造桥。后者是靠教育——就帮他治疟疾、建学校。

所以和中国企业洛阳钼业、华友钴业、金川集团、宁德时代等共同出海刚果(金)的,还有中国水利水电、中国中铁、中国核电、国家电网、中国三峡集团。

●2008年,前任刚果(金)总统小卡比拉和我国签订了“基础设施换矿产资源”的协议,我们承诺帮助修建3000多公里公路,31家医院、145个医疗中心等。这些钱的本金和收益将由刚果后续的矿产销售来偿付。

●2016年,中国三峡集团、国家电网公司和中国电建等企业签署协议,为刚果(金)的“大英加水电工程”提供技术支持。

●2023年9月,中国水利水电的刚果金曼特内-切拉-辛间基道路修复项目成功启动。

●2023年10月,由中铁资源投资建设的刚果(金)布桑加水电站举行落成典礼。刚果(金)总统齐塞克迪出席并剪彩。

中国对刚果(金)的援建,其意义不仅在于让刚果(金)把矿藏“变现”,而是我们曾经吃过工业化落后就要挨打的苦,更明白“想致富、先修路”,提高所有国民的教育素质、实现共同富裕。我们帮助刚果(金)这样的非洲资源国家建立自己的工业化,而对于刚果金,也能用资源支付基建。

2021年1月,刚果(金)成为非洲第45个加入“一带一路” 合作倡议的国家。

中刚远隔万里。一个万里之外的国家来支援自己的工业建设,这样的事在刚果(金)的历史上从未有过。在这之前,非洲不过是殖民者和资本家你方唱罢我登场的舞台。

只要没有奴役、没有剥削,建起铁路、高速、摆脱缺电困局,非洲人民就能和世界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非洲人民从不比人低贱。

刚果(金)麾下的森林、世界上最深的河流(优越的水热条件)、储量可观的钻石、铜、钴、锌、锰、钨、镉、镍等多种有色金属和稀有金属——无法在本文中一一展开,今天主要聊聊全球新能源时代,那些来自刚果(金)的钴和锂。

钴: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钴消耗国,但严重依赖进口。伴随我国新能源材料领域的发展,我国钴金属的对外依存度已由2016年的83%上升至2022 年的98.5%。我国进口钴矿的50%以上来自刚果。

锂:对外依存度高达近70%。非洲锂矿资源丰富,已探明锂矿约80%分布于刚果 (金)和马里。

但优越的矿产禀赋,让刚果(金)早在新能源发力之前,就掉入大国资源竞赛的漩涡。

照理说,在欧美巨头早就筑起的铜墙铁壁下,中国企业原本是没有可能对刚果(金)进行援建的。

钴有巨大下游应用场景,覆盖军工等多个领域:是新能源汽车、各类3C产品、飞机等不可或缺的原材料。

稀缺、抢手、分布集中是钴的三个特点——目前全球已探明的钴矿储量大约700万吨,远比亿万吨储量的锂、镍更为稀有。

这种银青色矿石主要分布在刚果(金)、澳大利亚、古巴。其中刚果(金)就约占全球储量的50%。以下为截止2022年末的全球钴已探明可采储量主要分布情况:

我们开头提到的,有极大倒向苏联阵营倾向的卢蒙巴被暗杀后,蒙博托上台——在蒙博托执政的上世纪60年代至90年代,美国在扎伊尔(刚果金的旧称)大量投资矿产,以避免铀、钴等原料被苏联掌握。

因此,之后中国企业所面对的,是一个相当部分矿产都掌握在欧美巨头手中的刚果(金)。

三十多年里,刚果(金)稀有的钴矿并没有被兑换为粮食、工厂和医院,却最终滋养了泛滥的离岸空壳公司暗网、天价的政客居间费用、以及各自为政的税收系统。多年来,美国的投资者和刚果政府维持着单一的谈判模式。一位银行家在见过刚果总统的代表后,撰写的备忘录上有一行字:“游戏规则:你给钱,我给矿。”

美国的方案是“官方开发援助模式”(ODA):即国际组织或发达国家向被开发国家提供具有优惠性质的贷款。

但这种模式从未考虑过,刚果(金)薄弱的基础建设该如何消化这笔巨款——基建的衰弱让他没有能力消化大量现金流。这种砸钱行为反而保护了“钱袋政治”,使腐败问题变本加厉。也让欧美对刚果(金)的矿产开发成为一种可持续性的竭泽而渔。

此时刚果(金)是典型的重债穷国,整个国家只有34%的人口能用上电,全境铁路的总长度只有3000公里。

和美国的ODA相比,中国的方案是“资源融资基础建设”(RFI)。2006年,中刚开始了正式谈判,并于2008年签订了一项“世纪交易”——

中国承诺,帮助刚果修建3200公里公路,31家医院,145个医疗中心,两所大学,以及5000套政府住房。

与之对应的,刚果允许中国开采1000万吨铜和60万吨以上的钴——“基建换矿石”。

RFI作为一种非货币援助,使得刚果(金)的资源优势和基础设施建设——这两个在其它情况下互相分离的产业链——产生了联系。

之后,刚果(金)国家矿业总公司与中国电建、中铁、华友钴业等中国公司合资组建华刚矿业。三年后,紫金矿业和中非基金共同收购Platmin Congo及其名下两大铜钴矿。

从当下回看,星船知造更觉得这是我们的一次“阳谋”——这种“基建、矿产双赢”模式,目前只有中国可以做到的——因为就算美国想给刚果修条路,多半也凑不齐前往非洲的施工队,恐怕还要请中国的工程队帮忙。

而美国制造业的逐年“空心化”,又为之后中企在刚果矿业版图崛起的标志性事件——2016年腾科-丰谷鲁美矿(简称TFM)的易手,埋下了伏笔。

2016年,洛阳钼业以26.5亿美元的价格从美国矿业巨头麦克莫兰自由港公司(Freeport-McMoRan )拿到了腾科-丰谷鲁美矿56%的股权。

之后,美国自由港公司抛售基桑富钴矿。其时任外事总经理卡潘加说,美国人白白葬送了在刚果金靠几代人才建立起来的关系。

上文我们说过,腾科-丰谷鲁美矿早就被美国收入囊中,它是刚果(金)产能最大的铜钴矿项目。基桑富(Kisanfu)钴矿则是世界上未开采的纯度最高储量最大的钴矿之一。

“老钱”矿业公司退出后,前来淘钴的美国人变成了以“新钱”为代笔的杂牌军——前NBA篮球明星、塞内加尔裔嘻哈歌手、退役的海豹突击队成员。

到了2020年,50%的刚果钴矿产量被中国企业包揽。2020年12月13日,洛阳钼业宣布,再次与自由港公司达成股份购买协议,以5.5亿美元总价收购其在刚果(金)的基桑富(Kisanfu)铜钴矿中95%的间接权益。

这场世界级矿业的易手,其实是由美国制造业空心化、美国本土制造业回流呼声高涨、当时国际油价暴跌等多重原因导致的。

而某种程度上,促成洛阳钼业拿到腾科-丰谷鲁美矿的关键人物,是2016年当选美国总统的特朗普。

一方面,特朗普自诩为“工人之友”,执着于通过矿业回迁为美国本土创造更多就业岗位。另一方面,其不支持新能源发展,也再次验证了美国“一朝天子一朝臣”的新能源特色——

2019年,齐塞克迪成为刚果(金)的新总统。2021年,拜登上台。在美国于刚果(金)钴矿布局上优势不再的背景下,出现了三个现象:

一是美国开始在一些电动车中部署无钴电池。目前全球“去钴化”主要有三条技术路线:一是减少三元锂电池中钴的比例;二是提高无钴的磷酸锂铁电池的产品性能;三是跳出三元锂和磷酸锂铁的二元框架,实验新的正极材料。

二是2021年7月,刚果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IMF) 达成协议。IMF罕见地向刚果承诺了15亿美元的三年期信贷,条件是“清理授予外国公司的凌乱而不平衡的采矿协议”。参与这次对中审查的团队中,也有美方律师、会计、经济顾问的身影。

三是之后中企在刚果(金)的营商环境一度恶化。洛阳钼业一度被勒令禁止出口。

关于第三点,问题在今年7月获得解决——洛阳钼业宣布和刚果(金)方面正式签署了《和解协议》。到了今年10月, 洛钼集团刚果(金)32个施工单位实现了企业近年来规模最大的矿建项目——TFM混合矿项目带料试车。集团在刚果 (金) 的KFM铜钻矿,也于今年正式投产。

随着中国矿企的业务逐渐遍及刚果 (金),也让曾经的原始丛林、山区变为灯火通明的现代化生产基地。

今年5月26日,刚果(金)总统齐塞克迪来华进行国事访问。中刚从合作共赢的战略伙伴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今年3月,刚果(金)的工人们在省政府门口请愿,要求取消对洛阳钼业的出口禁令。在洛阳钼业遭受禁令的这段时间里,企业仍然在给工人们发放工资、履行企业社会责任,从未有过中断。

中国企业始终用实际行动证明着,我们从来不是为逐利而飘洋过海的投机者——除了中企在刚果(金)所作的援建,我们的RFI模式在其他发展中国家同样受到欢迎。在加纳,当地用可可豆作为中国建造水电站的担保;在安哥拉,中国通过建设当地的水电系统和公路网络,换取石油资源。

在华刚矿业中占股的中国电建,也在泰国修大坝、在伊朗修水电站、在埃塞俄比亚修水利枢纽。

新能源时代,锂作为关键矿产已是全球共识。其下游主要为电池、陶瓷、玻璃制造等。和盛名在外的玻利维亚、智利、阿根廷“锂三角”相比,非洲锂矿的勘察起步较晚,资源储量情况还没完全探明。我们查阅了《中国地质》相关论文,目前对非洲锂矿的勘查投入主要集中在刚果(金)、、加纳、马里和津巴布韦这5个国家。

其中,刚果(金)的锂矿储量规模较大,地理位置也有利于大规模开发。而且从全球锂矿开发的现金成本看,非洲锂矿现金成本最低。

中国企业的最新相关动作是:10月24日,紫金矿业相关公告显示,公司境外子公司金祥锂业与刚果矿业开发股份有限公司的合资公司曼诺诺锂业简易股份有限公司已获得刚果(金)国家矿业部批准的Manono锂矿东北部项目的探矿权。金祥锂业持有项目公司61%股权。

星船知造注意到,近两年美、日对非洲的高级别访问正在增多。据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数据,截至今年3月,美国已有包括副总统哈里斯在内的18位高级别政府官员访问非洲。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也于4月前往非洲。他们访问的目的地,除埃及等区域政治经济大国外,也包括了关键矿产重要产出国。

你会如何讲述朋友之间友情的起点?故事可以从很多个地方开始:刚果(金)的大英加水电、尼日利亚的轻轨和航站楼、安哥拉卡宾达的供水项目,又或者是肯尼亚的蒙内铁路和水产品加工厂。

我们从60年代坦桑尼亚和赞比亚的坦赞铁路说起,因为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刚独立的非洲国家一穷二白,中国的情况也好不了太多。

坦桑尼亚和赞比亚想修一条铁路。坦桑尼亚时任总统尼雷尔找了世界银行、苏联、英国和美国,希望获得援助,均遭到拒绝。

毕竟当时非洲国家呈现给世人的,只有落后和贫穷。人类科技尚未进入下一进程,全世界和非洲人民自己,都对非洲土地上矿藏的多寡和未来的价值一无所知。

被家底丰厚的英美拒绝后,1965年,尼雷尔获得了中国人民真挚的帮助——对尼雷尔说:“你们有困难,我们也有困难,但是你们的困难和我们的不同,我们宁可自己不修铁路,也要帮你们修建这条铁路。”

中国还对坦赞铁路建设提供30年无息的9.88亿元人民币贷款,不附带任何政治条件。

北京城楼上,一直挂着两条标语:“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和“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无论什么时候,我们都在发展和世界人民的友谊和联系。

今天,赞比亚北部铜矿带是全球铜主产区。我国铜的海外依赖度接近70%,而坦赞铁路是赞铜外运的重要出口通道。其铁路养护工作也一直由中方负责。

进入21世纪,中国在非洲修建了超过6000公里铁路、6000公里公路、近20个港口、80多个大型电力设施,援建了130多个医院和诊所、170多所学校、45个体育场馆、500多个农业项目。

中国的“资源融资基础建设”(RFI)模式在刚果修建了铁路、医院、学校,在加纳建造了水电站,在安哥拉建设水电系统和公路网络。今年年初,由中企承建的尼日利亚莱基港正式运营,结束了非洲第一大经济体没有深水港的历史。

除了丰富矿产,非洲还有巨大的碳排放空间、人口潜力、市场潜力。联合国《世界人口展望2022》报告估计:

1,到2050年,撒哈拉以南非洲人口可能达20.94亿,会是届时欧洲加美国、加拿大人口的总数的两倍。

2,刚果(金)人口数量从如今的9700万人增长到2050年的2.15亿人,成为全球排名第八位的人口大国。

3、2050年,全球一半以上的新生儿将集中在刚果(金)、埃及、埃塞俄比亚、印度、尼日利亚、巴基斯坦、菲律宾和坦桑尼亚。这八个国家里,有五个分布在撒哈拉以南非洲。

如今,中国和刚果(金)在矿业地图上携手共进。为了应对中国的钴相关供应链需要途经瑞士嘉能可这头随时可能猛扑的凶兽,中国企业还拿出了产业链垂直化解决方案。

包括,亿纬锂能入股华友钴业,实现对刚果多座钴矿的间接持股。宁德时代收购洛阳钼业铜钴矿项目的25%产权等。这使得钴的下游产业和上游产业各自为利又共担风险。

另一种方法是与嘉能可进行深度捆绑,以获求价格稳定。格林美此前宣布与嘉能可的战略采购合作协议,合同期延长至2029年。供应不少于13.78万吨的钴资源。

美国则采用了另一种思路。美国作为当今金融系统的孵化器,以其复杂、深暗的投资环境养活了一众时代巨子,也吸收了越来越多的不明来源的外国资金。在时代华纳中心的深色玻璃塔楼里,坐落着两百多家空壳公司,它们隶属于前俄罗斯议员、加蓬总统的妹妹、官司缠身的印度矿业巨头等一系列“神秘而危险”的外国人。这些资金在美国的驻扎和消费,不仅抬高了国内物价,也裹挟着部分国内的资金和信息流向外国。

近年来美国逐步加深的反海外腐败政策,是它在面对庞大的竞争对手时的掣肘手法之一。此外,它还用另两种方式,试图拉住那根牵动矿藏开采进程的细线——

一是“组团”战略。据彭博社此前报道,欧盟和美国共同计划启动一条战略走廊的基础工作,通过安哥拉将钴、锂和铜资源丰富的刚果(金)、赞比亚与大西洋相连,意在“与中国争夺关键矿产资源”。

二是借助其他力量深入非洲投资。据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希望借助中东主权财富基金向非洲矿业公司投资。该报道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根据拜登政府的计划,沙特公共投资基金将购买刚果(金)等非洲国家的矿业资产股份。之后,美国公司将有权购买沙特所持股份的部分产量,但细节仍在商讨之中。

并不是很久以前,刚果(金)丰饶的土地无法守护自己的幼儿。殖民时期,如果刚果男人完不成任务,他孩子的手脚就会被殖民者砍去。再之后,刚果人开采着新科洛布韦矿场,为西方输送铀。矿场在日常夺走男人的生命,也让女人诞下肢体变形的婴孩。

而对那些极少数有幸接受了教育的非洲少年,萨特是这样说的:“欧洲的精英着手打造土著的精英;我们选择一些青少年,用烧红的烙铁在他们的额头上烙下西方文化的准则;我们不让他们发声,在他们的嘴里灌入浓稠的豪言壮语,粘住他们的牙;我们让他们在宗主国短暂逗留,然后把他们这些仿制品送回老家。”

今天,只有同样饱受过苦难的国家才知道,刚果(金)要真正站起来,就必须让国民能平等接受教育——这样,才有足够的时间和条件让一代代的爱国人才在各个岗位上成长起来。

中刚携手在非洲为孩子们建起了学校、体育场、文化艺术中心,也一起治疗疟疾,造起了变电站和中非卫星遥感应用合作中心。

儿童是全人类的未来。当更多刚果(金)的孩子能和世界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非洲的血液一样可以孕育出伟大的成就。

[3] 我国稀缺性战略金属资源 保供稳供问题的思考 ——以钽、铌、铬、钴为例 . 左更 中国五矿集团有限公司

[7] 惠民生、促发展、通人心——共建“一带一路”推动中非关系迈上新台阶 新华社

[10]《受邀与刚果矿业开发股份有限公司合作勘探开发刚果(金)Manono锂矿东北部项目》紫金矿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